2017年03月 牧人語

主題:年少多好、事奉趁早​  ​​執筆:葉遠昌傳道​   ​      

     兒子大了、生活忙了、興趣多了,和他一起看電視的機會少了,再要遇上口味相同、看得投契的節目更是少了。

     去年TVB「天與地」登雪山,是近期少有的一次,看宣傳片時我倆已好感興趣,三位藝員接受訓練,挑戰喜馬拉雅山,能否成功跨越5150米「雪地分界線」、再上得幾高、極地天氣有多危險、要什麼裝備、出發前他們練了幾多次、有冇真的去行過高山或雪地,因為在冰天雪地下,自己身體和體能,能承受多少很難預計,而且高山症很危險。

2017年02月 牧人語

主題:額外能量​​​ 執筆:吳偉良傳道​

     在夏天,我們喜愛飲冰凍飲品,那種暢快是很難抗拒的。但人的體温是37度攝氏,凍飲相對熱飲(温飲),人是需要額外的能量去讓身體適應這進入身體的冰凍温度,雖然我們知道凍飲會傷身,卻仍然去飲是因暢快。

     人的性格也是一樣,我們喜愛被世界模造,順應潮流總好過逆流而上。自然地,世界模造了我們的心思,心思就引動我們的行為,若被世界扭曲了我們的性格,如自高自大,自然會做驕傲的事,想謙卑下來也感覺困難。要改變這種扭曲的思想,我們需要更大額外的力量才能將扭曲的性格變回上帝創造我們的本相。

2017年01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2017年的教會年題是「承傳與裝備」,而教會對面的公共屋邨將於2018年陸續入伙。這兩件事有什麼關連嗎?

     若沒有,我們承傳什麼,又需要裝備什麼?若有,我們的「承傳與裝備」又會有什麼分別?這些問題,自去年6月的同工、執事和部長交流營後,一直縈繞在心頭。我又問:「上帝祢的心意是如何?祢的時間呢?還有1年多,以浸可以作什麼準備?為祢作什麼?」

2016年12月 牧人語

主題:​​​主日學 – 教學相長一則​ 執筆:葉遠昌傳道​

     終於遇上一個棘手的聖經問題…在以浸教主日學,來到第16季,終於被同學問到一個我即時給予不到好答案的問題,我有嘗試答,同學也表達不同見解(這是我教學的模式,鼓勵討論),但當下得不到一個大家滿意的結論。剛好到了下課時間,我最後宣告,大家回去,用一星期時間,各自深入查考這段經文及找釋經書看,看看能否得到合適的答案,下次一起再討論。

     當然,這不是打完場、敷衍了事的說話。說清楚的是同學所問的是一個好問題,我自己認為需要有答案,同學需要知,需要對經文有正確解釋,以至明白繼續再讀下去。很多時有些問題是未必需要有確實而惟一的答案,也無損我們認識經文的要旨。每當同學問到時,我會給予不同理解的角度,讓同學讀聖經的眼光,不至太窄狹,當然我會說出自己的看法,給同學自由選擇是否完全認同,接受我的觀點。

2016年11月 牧人語

主題:​​​向家人傳福音​ 執筆:吳偉良傳道​

     11月12日就是我們「好在有祢」佈道會的舉辦日子,每逢佈道會我們都會為邀請的對象傷腦筋。數年前,我心裡一直都有一個感動,就是向我們未信主的家人傳福音,他們是上帝早已為我們預備的福音對象,也是我們經常見到未信的人,但是也是我們很難去傳福音的,相信大家都會認同。

    「你回家去,到你的親屬那裡,將主為你所作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可5:19)

2016年10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經由姊妹介紹,最近我開始閱讀辛克牧師(Jörg Zink)的書《辛克深度靈修之路》,他是當代的德國的神學家,也是資深宗教媒體工作者。他眼見著人們今日活在一個「危險混亂的世界及未來資訊科技所營造的一切虛幻面向之間」(頁23),我們的生活只會越來越破碎,越來越與別人和自己割裂;無所適從會加劇,尋找心靈安穩處的需要更是逼切。這無疑是走向耶穌福音的契機,但也是步向神秘、靈異和道聽途說的開始。

        辛克牧師用一個古舊但沿用至今仍十分適切的比喻–我們每一個信徒都是「朝聖者」,都是在上帝引領下,走上不同的道路但都是一起尋找耶穌、尋找心靈安穩處和走向天家的人。

2016年9月 牧人語

主題:細水…點只係汽水咁簡單​  執筆: 葉遠昌傳道​​​

     一個放假休閒的早上,選擇到古舊漁村一遊,情尋久違了的地道風味。沒有時間的約束,心情倍感輕鬆,腳步輕快。行得熱了,想吃其一頓鄉土濃情的早餐,才算不枉此行,不枉這天、這種心情。

2016年8月 牧人語

主題: 團隊精神​  執筆:吳偉良傳道​​

     何謂團隊精神? 現今世代,人人有言論自由,有發言權,有人權,為何人不能暢所欲言。問題並不在於個人自由,而在於團隊的原則及合作精神。任何團隊,都是由多位成員所組成,有人負責領導,有人負責執行。先決條件是,有其架構,價值觀及準則,各持職份,各司其職,大家朝著團隊定下的共同目標進發,務求完成任務。

     團隊能否成功,除有賴領導者的領導能力,亦需要隊員的紀律和合作精神配合,無分高低。指令必須是上傳下達,任何隊員有任何形式的不服從或不馴服指示都會影響,甚或危害運作。輕則,任務失敗;重則,可以做成人命傷亡,絕非言過其實!

2016年7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由上次受苦節前30日的禁食後,6月中起,我又開始了第二次禁食禱告。在以浸的事奉進入第四個年頭,自以為對這個家已有一定的認識,事奉該是較為順暢,但原來要行的路還是甚遠。一方面更深明白上一輩牧者的叮囑:「在同一間教會事奉若不到10年,還未算認識那群體。」另一方面,我不斷問自己:「我是否行在上帝的心意中?」

     心中迷惘和出現很多「問號」,禁食禱告中,上帝告訴我:「返回初衷!」腦海隨即閃過4年多前,當我在禁食退修營中,接到劉振鵬牧師的電話:「以馬內利浸信會需要同工」,然後上帝著我讀尼希米記。就是這樣的一個領受,我便成了以浸家的一員。「退修、禁食和尼希米記」便成了返回初衷的「途徑」。

2016年6月 牧人語

主題: 英雄何竟在陣上仆倒​  執筆:葉遠昌傳道​

     看過撒母耳記的人,多會鍾情於一對可歌可泣的結義英雄–大衛和約拿單,一對被人傳頌的良朋戰友。

     文中多次記著,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相識之際,已心相契合,不禁將自己的刀弓、戰衣等,相贈給大衛,可謂英雄重英雄;他也不惜捨孝取義,多番救援大衛擺脫其父–掃羅王的追殺;他也曾與大衛起誓,彼此結盟,願大衛家作王,自己(本是王子身份)願作宰相。難怪大衛稱「約拿單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所發的愛情。」(撒下1:26)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