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由上次受苦節前30日的禁食後,6月中起,我又開始了第二次禁食禱告。在以浸的事奉進入第四個年頭,自以為對這個家已有一定的認識,事奉該是較為順暢,但原來要行的路還是甚遠。一方面更深明白上一輩牧者的叮囑:「在同一間教會事奉若不到10年,還未算認識那群體。」另一方面,我不斷問自己:「我是否行在上帝的心意中?」

     心中迷惘和出現很多「問號」,禁食禱告中,上帝告訴我:「返回初衷!」腦海隨即閃過4年多前,當我在禁食退修營中,接到劉振鵬牧師的電話:「以馬內利浸信會需要同工」,然後上帝著我讀尼希米記。就是這樣的一個領受,我便成了以浸家的一員。「退修、禁食和尼希米記」便成了返回初衷的「途徑」。

2016年6月 牧人語

主題: 英雄何竟在陣上仆倒​  執筆:葉遠昌傳道​

     看過撒母耳記的人,多會鍾情於一對可歌可泣的結義英雄–大衛和約拿單,一對被人傳頌的良朋戰友。

     文中多次記著,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相識之際,已心相契合,不禁將自己的刀弓、戰衣等,相贈給大衛,可謂英雄重英雄;他也不惜捨孝取義,多番救援大衛擺脫其父–掃羅王的追殺;他也曾與大衛起誓,彼此結盟,願大衛家作王,自己(本是王子身份)願作宰相。難怪大衛稱「約拿單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所發的愛情。」(撒下1:26)

2016年5月 牧人語

主題: 何謂牧養?執筆:吳偉良傳道  

    「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裏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我也為此勞苦,照着他在我裏面運用的大能,盡心竭力。」(歌羅西書一章28-29節)

     按保羅在歌羅西書中的理解,牧羊人是要將小羊完全地(completely)引領到神面前,用盡上帝所賜予的智慧勸戒、教導小羊遠離罪,並盡心竭力地將他們帶到神面前,成為一生追求主的信徒。

2016年4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又一次,上帝應允禱告,雖然已等了差不多3年。剛來以浸服侍時,有一次我與一位姊妹閒談,並發現大家對「九型人格」有點認識,且認為這工具能幫助弟兄姊妹可彼此多一點了解,從而免卻了因「性格特質」有異而帶來的誤會和磨擦。所以,我們都決定禱告後嘗試於培育部中建議開辦這課程。結果,當時不是合適時候,所以上帝沒有允准。  

2016年3月 牧人語

主題:救牛記﹗ 執筆:葉遠昌傳道 

     夜幕低垂,一位從田裡忙完一天工作的農者,趕在回家路上,聽到河谷下一位老者喊叫︰「有人嗎?救牛啊﹗」

     農者本著好心,想下去幫忙,行近河邊,探頭一望,看到老者朝急如焚,手中拿著牽住牛鼻子的繩用力猛拉,想將牛從河中拉上岸,原本他的牛掉進河裡去。農者想起家傳古訓「助人為快樂之本」,即使知道幫這一把,代價必然是遲了回家,他仍然急步下去救牛。

2016年2月 牧人語

主題: 道理  執筆:吳偉良傳道

     教導人道理的時候,教導者往往理直氣壯地指出別人的錯處,而被教導者卻有「如果就是」的感覺,俗套的說:「鬼唔知道你阿媽是女人!」如果你不聽話就會被罵或被罰,這是因果的關係。人聽了這樣的教導只會短暫的紥心,縱然知道不對甚至是錯,也不會有紥心的悔疚和反省,因為事情不切身,故不會時刻的警惕。唯藉著分享我們親身生活掙扎的過程去作教導才容易令人產生共鳴,因為這是直接與我們有切身緊密的關係,我們才不至於停留在耳朵的階段進不了入心,一個聆聽入心的進程不是因為知道結果,而是願意改變接受教導。

2016年1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每逢年尾都是一個很好的時間,讓我們回望過去一年自己所做過的事,所接觸過的人 — 有什麼地方需要改善,又有哪些地方欣賞自己成長了;又有幾多個「如果比我再黎一次,我會 …」的反省?

2015年12月 牧人語 - 免得!

主題:免得 ! 執筆:葉遠昌傳道

     有智能手機的日子,對我要經常查考聖經,預備主日學和講章,繼續做神學,真是一大益處,隨手可使用各種先進聖經APPS,輸入想查考的字詞,按一按「放大鏡」搜尋功能…嘩!不到5秒,所有有關這字詞的經文都統統出來,而且按著次序排列,神奇超速方便。如果早期神學家有這強勁工具,他們神學的建樹,肯定更上幾層樓。

     這天,在看哥林多前書8-10章,眼見保羅為自己所言所行申辯和好言相勸,發覺「免得」一詞出現、出現又出現。

林前8:13「…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

2015年11月 牧人語 - 關係

主題:關係 執筆:吳偉良傳道 

     當我們談論人際關係的時候,我們的焦點通常會聚焦在利益上,人往往會認為只要關係好,所有事情就會順利成功,打好人脈關係就自自然然無往而不利,但究竟打好關係,建立了好的網絡就是所謂的「好」,好的是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和諧,相互之間的互惠,還是建立在什麼其他決定性的基礎之上?

     究竟關係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這基礎是在和諧之上,沒有得失?但當面對真理時,言說誠實,說出真話,能仍然持守著言說真理而不破壞關係嗎?又或許不敢說出真話而去維持關係,這又叫什麼關係呢?「河蟹」也。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