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 牧人語

主題:智慧三雄 (上)信仰 = 信條 + 現實 ​  ​​執筆:葉遠昌傳道

遠古東方江湖中,出現過三位極具盛名智慧之士—箴言、傳道書和約伯。這回,他們相約會面,暢談彼此對人生和信仰的見識。

個性執著、滿臉愁容的傳道書先開口︰「箴言兄,見你儀表俊雅,笑臉歡顏,你的人生好像非常如意自樂。」

箴言︰「傳道書兄,你過獎了,我只不過堅信一個人生之道—敬畏神,遠離惡事—人必能蒙福,凡事亨通。」箴言話語間,滲透出一線純潔正義的光芒及一股難以抗禦的氣量。

傳道書︰「難怪乎江湖中人,都以你的話為典範,又作為處世做人的原則。」

傳道書接著說︰「但有一點,我感到奇怪,就是你所說這人生之道—敬畏神,遠離惡事—其實很簡單,每個人都明白,連三歲小孩都會知,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箴言︰「沒錯!人生之道根本很簡單,每個人都可以掌握,它可說是傳統信條的結晶。」

傳道書似乎有不滿意這答案,便說︰「所謂知易行難,你真能實踐這道嗎?生活中,誰是好人、誰是惡人,靠什麼分辨呢?外表好,肯做善事的,就是好人嗎?到聖殿敬拜的就沒有惡人嗎?你又真能遠離惡人,不與他們一起相處、工作共事嗎?至於善事惡事,又如何來斷定呢?多人去做的就是對嗎?大聲講的就是道理嗎?… …」

提倡「當面的責備強如背地的愛情」的箴言,見傳道書激動起來,便「回答柔和」︰「的確是,要分辨善惡,實有困難,所以我常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箴九10),只要有敬畏的心,人必能增添智慧去分辨對錯了。」

傳道書覺得箴言的回答一味唱高調(即今天所謂堅尼地),沒有真正理會現實生活對信條的衝擊,於是靜了下來,思量如何將一直埋藏在自己心底的苦惱問題帶出來。

不「多言多語」的箴言,見傳道書遲遲沒有作聲,又緊鎖眉頭,甚是苦惱的樣子,便問︰「你沒事嗎?你的心為何憂悶,為何在你裡面煩躁?難怪乎,江湖中人說你高深莫測,難以捉摸。」

傳道書︰「剛才你所說的人生之道—敬畏神… …凡事亨通,可謂無可置疑的信條,也是我一直認同並持守的,但可惜,在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又不一定如此理想、簡單。」

箴言︰「願聞其詳。」

傳道書︰「不是嗎?人世間常見惡人得享長壽富強,好人卻早死遇害(傳八2),這與我們所信的,好人有好報,惡人有惡報,似乎有所違背。」

傳道書接著說︰「我嘗試窮一生精力,去觀察、查考世間一切的事(傳一13-14),希望能解釋其原因究竟,更希望尋找到一個真正永恆不變的定律,可惜都是落空(傳三11),我發覺在大自然事物中,才有不變的規律和定時(傳一4-7,三1-8),但人生所遭遇的福樂、禍患,卻無跡可尋。」

箴言︰「這就是你所謂的虛空嗎?」

傳道書︰「不完全是,我在兩個情況之下會感到虛空,第一、當我找不到事物有永恆價值,我便會覺他們的價值很微小、有限,至終會消失,這就是虛空了。而我已努力嘗試過種種方法去尋找永恆意義,可惜人的智慧有限,很難參透永恆(傳三11),所以我大膽的說『日光之下無新事(方法)』可令人找出永恆(傳一9)。」

箴言︰「然則,你看人生,盡都是虛空,沒有意義嗎?」

傳道書︰「只要不用永恆的觀念來看人生時,而事實上我也找不到永恆,人生的價值,就只在他現有的生命和時日,而既然生命會結束,所以我積極叫人應當及時行樂,享用自己勞碌所得的(傳二24,三12、22,五19,八15),我相信這就是人生最快樂的事了。」

箴言︰「這算是享樂主義嗎?」

傳道書︰「你可以這樣說,但我不是說人可不勞而獲,人應當努力,盡上自己本份工作,而人享受自己勞碌所得的,是理所當然的,是人『所得的分』(傳二10,三22,五18…),這享樂也是出自神的愛。」

箴言︰「為何江湖中人,又會覺得你對人生很消極呢?」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下下期智慧三雄(中)!一言未發的約伯,又幾時才開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