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 牧人語

主題:​​​向家人傳福音​ 執筆:吳偉良傳道​

     11月12日就是我們「好在有祢」佈道會的舉辦日子,每逢佈道會我們都會為邀請的對象傷腦筋。數年前,我心裡一直都有一個感動,就是向我們未信主的家人傳福音,他們是上帝早已為我們預備的福音對象,也是我們經常見到未信的人,但是也是我們很難去傳福音的,相信大家都會認同。

    「你回家去,到你的親屬那裡,將主為你所作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可5:19)

     向別人傳福音,我們軟弱和缺點是隱藏的,但是在家人面前卻顯露無遺,無論我們的性格、脾氣、情緒、習慣和生活方式,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目了然,不管我們怎麼跟他們傳,我們總覺得無能為力。除非我們真的被改換一新,以行動來證明一切,願意親自的改變,改變過往他們對我們的認識,只可惜我們得三分鐘的熱度,向家人傳福音真是天方夜談!

    「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

     聖經的話語是真實的。究竟我們要怎樣?成為怎樣的人?成為是一個充滿著愛心的人?真心地愛自己的家庭、愛自己的親人的人?這都是我們心裡所想的,可惜我們總會覺得艱難。

     上年的火柴人計劃是今年佈道會的延伸,讓我們在教會的團契中,弟兄姊妹之間能相互為著我們的福音對象(親人)代禱守望,只需我們向團契弟兄姊妹分享我們未信主的家人的名字和故事,建立整個教會彼此守望、彼此代禱的氛圍。縱使我們有限制和軟弱,但團契肢體間卻能彼此提醒和鼓勵。

2016年10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經由姊妹介紹,最近我開始閱讀辛克牧師(Jörg Zink)的書《辛克深度靈修之路》,他是當代的德國的神學家,也是資深宗教媒體工作者。他眼見著人們今日活在一個「危險混亂的世界及未來資訊科技所營造的一切虛幻面向之間」(頁23),我們的生活只會越來越破碎,越來越與別人和自己割裂;無所適從會加劇,尋找心靈安穩處的需要更是逼切。這無疑是走向耶穌福音的契機,但也是步向神秘、靈異和道聽途說的開始。

        辛克牧師用一個古舊但沿用至今仍十分適切的比喻–我們每一個信徒都是「朝聖者」,都是在上帝引領下,走上不同的道路但都是一起尋找耶穌、尋找心靈安穩處和走向天家的人。

        「在耶穌降生的時候,那三個來自東方的博士在星星的帶領下,來到伯利恆馬槽裡的嬰孩那裡,這對那些踏上朝聖之旅的人來說是很重要的典範,… (他們)邊走邊問,也曾迷路,但最後他們找到了目標,即使這個目標看起來跟原來所想像的有所出入,卻在它的寧靜與美好的親近感中,更加得著安慰。…他們感覺到他們所跟隨的基督之路是一條行過苦難和死亡,到達光亮神星的路。」(頁17)

         我在剛過去主日的講道是希望大家一同去想想:「我們以浸家是一個怎樣的信仰群體?」「當未信的」、「路過的」、「想尋找心靈安穩處的」、「迷惘的」進入以浸家時,我們給予他們什麼,可招呼他們、款待他們?正正今日我們活在這個紛擾、破碎和迷失的世代,大家都走在這條「路」上,我們會相遇,也許會相識,最終也會相分。然而,每次相遇,我們以浸家能給予別人什麼,讓他們有力量向前行?有能力放棄過去的生活,選擇走上正確的路?成為我們一員,一生同行天家路?

2016年9月 牧人語

主題:細水…點只係汽水咁簡單​  執筆: 葉遠昌傳道​​​

     一個放假休閒的早上,選擇到古舊漁村一遊,情尋久違了的地道風味。沒有時間的約束,心情倍感輕鬆,腳步輕快。行得熱了,想吃其一頓鄉土濃情的早餐,才算不枉此行,不枉這天、這種心情。

     找了一家地鋪士多,坐下,正是童年家貧的日子,經常光顧的那種,不其然叫了兒時的至愛「鮮蛋牛肉麵加底」,心想一定要好好品嚐它,才對得起自己。再想有食無飲,豈算痛快呢﹗既覺美中不足,何需多顧,立刻加碼,叫多支「細水」(註︰樽裝細支的可口可樂,在士多俗稱叫細水,如果你知道的話,即你的年紀與我相近了)。

     伙計是一位70歲樓上的阿伯,見我揚手,豪氣地叫道「俾支細水」,他就立刻轉身行去汽水櫃,汽水櫃是水冷式,非常罕有,還以為已被淘汰了。不一會,我見他手裡拿著我心愛的細水,一步一步向我處行近,心中讚他爽手。為了配合他來,我側了身,又移開枱上的碗筷,讓出空位等他過來放下汽水。

2016年8月 牧人語

主題: 團隊精神​  執筆:吳偉良傳道​​

     何謂團隊精神? 現今世代,人人有言論自由,有發言權,有人權,為何人不能暢所欲言。問題並不在於個人自由,而在於團隊的原則及合作精神。任何團隊,都是由多位成員所組成,有人負責領導,有人負責執行。先決條件是,有其架構,價值觀及準則,各持職份,各司其職,大家朝著團隊定下的共同目標進發,務求完成任務。

     團隊能否成功,除有賴領導者的領導能力,亦需要隊員的紀律和合作精神配合,無分高低。指令必須是上傳下達,任何隊員有任何形式的不服從或不馴服指示都會影響,甚或危害運作。輕則,任務失敗;重則,可以做成人命傷亡,絕非言過其實!

     當然,溝通及發言尤為重要,否則,就可能形成專制或獨裁管治。隊員的匯報或意見,在相對的團隊架構形式下,透過合理的方式,以言論或文字,是可以下呈上達的,但必須是循著本身團隊既定彼此尊重的溝通模式,任何形式的妄自發表意見,除有違紀律也不尊重法則,都會影響士氣,甚至導致團隊的運作不能達到標準。

     引述梁家麟建道神學院院長的在《爾道自建》中的靈修文章分享,他說在他多年事奉的經驗是,一個團隊的不同成員各自有不同性格和觀點是沒有問題的。即或他們因各持己見而屢屢爭拗,擦出一些火花;只要各人的動機單純,都是專注於完成上帝交付團隊的使命,並且都懷有敬畏上帝和親愛眾人的心,那整個團隊經過一段時間磨合以後,便會達至動態的和諧。

     他最害怕同工各自懷有私意,在明說的話背後尚有隱藏議程,人人都留有一手,拒絕向團隊交心,並常常假公濟私,以私害公。這樣的團隊幾乎不可能培養出團隊精神,也不可能和衷共濟,同心合意,興旺福音。團隊的不穩定將是無法消解的。

2016年7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由上次受苦節前30日的禁食後,6月中起,我又開始了第二次禁食禱告。在以浸的事奉進入第四個年頭,自以為對這個家已有一定的認識,事奉該是較為順暢,但原來要行的路還是甚遠。一方面更深明白上一輩牧者的叮囑:「在同一間教會事奉若不到10年,還未算認識那群體。」另一方面,我不斷問自己:「我是否行在上帝的心意中?」

     心中迷惘和出現很多「問號」,禁食禱告中,上帝告訴我:「返回初衷!」腦海隨即閃過4年多前,當我在禁食退修營中,接到劉振鵬牧師的電話:「以馬內利浸信會需要同工」,然後上帝著我讀尼希米記。就是這樣的一個領受,我便成了以浸家的一員。「退修、禁食和尼希米記」便成了返回初衷的「途徑」。

     未開始這次禁食禱告前,我一直認為,應該是我在什麼事上得罪了上帝和兄姊,但還未認罪,所以,我用了數天在禱告時特別向上帝祈求,求祂開我眼睛,叫我得見需要在哪些人和事上認罪。 但不知為何,心反而不安靜,自己心中的聲音越見增多:「都話你唔好反應咁快」、「比人地講左先」、「你又假設?問左對方先」自己對自己的說話又多又「嘈吵」,就是不能安靜。

     我便翻開尼希米記,每日讀幾節。我看到尼希米面對的盡是難處、危險,但我更見到他的「策略」—禱告。尼希米根本無法估計王會否或何時會關心他的憂愁,但他早已祈禱,求上帝按祂時間、方式去使用他。結果,王竟然留意到尼希米的憂愁面容,並允准他回鄉。當敵人無論在肉身上抑或心理上去攻擊以色列民,使其停止修築城牆,尼希米的「策略」還是先祈禱。

祈禱,祈禱、祈禱 …,是的,尋求上帝心意,沒有別的,就是祈禱。

     我便再祈禱。漸漸地我開始明白上帝叫我留心自己「聲音」的目的—我就是時常批判自己、論斷自己、對自己太挑剔!簡單來說,我與自己不能和好!若我不能與自己和好,我怎能與別人和好?此外,心中如此「嘈吵」,又怎能清楚聆聽上帝的聲音?

2016年6月 牧人語

主題: 英雄何竟在陣上仆倒​  執筆:葉遠昌傳道​

     看過撒母耳記的人,多會鍾情於一對可歌可泣的結義英雄–大衛和約拿單,一對被人傳頌的良朋戰友。

     文中多次記著,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相識之際,已心相契合,不禁將自己的刀弓、戰衣等,相贈給大衛,可謂英雄重英雄;他也不惜捨孝取義,多番救援大衛擺脫其父–掃羅王的追殺;他也曾與大衛起誓,彼此結盟,願大衛家作王,自己(本是王子身份)願作宰相。難怪大衛稱「約拿單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所發的愛情。」(撒下1:26)

     他們情深義厚,何止在於共同抱負,熱血為國,如一般武夫之輩,難得的是,他倆對神存著敬畏之心–有信、有靠,人生在世,得此良伴,夫復何求﹗難怪大衛知悉約拿單在基利波山陣亡的死訊後,多麼傷痛欲絕,為約拿單深表遺憾,再三悲嘆:「大英雄何竟死亡」、「英雄何竟在陣上仆倒,約拿單何竟在山上被殺」、「英雄何竟仆倒,戰具何竟滅沒﹗」(撒下1:19、25、27)。或許大衛心中還在想,賢兄啊﹗你不是說要與我一起立國嗎?何竟你捨我而去呢?

     今天,我們還有如此英雄傳說嗎?有…在神國裏、在我身旁,實在有很多竭誠為主的英雄,每位有心志,願意委身事主的,都是我心中的英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很多我還未真正結交,已深知他們是愛主愛人,有心志之士,是神的愛將。常常看見、聽見他們說︰「要為主而活、建立信徒、復興教會、擴展神國」,真使我心敬重非常﹗

     今天,可有英雄在陣上仆倒呢?有…而且可不少,我不是說肉身的死亡,而是心志的死。聽見心中一向仰慕的英雄,說出要決心不再事奉、要離開或淡出事奉戰場,我心何等悲痛,為其焦急、難過﹗

2016年5月 牧人語

主題: 何謂牧養?執筆:吳偉良傳道  

    「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裏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我也為此勞苦,照着他在我裏面運用的大能,盡心竭力。」(歌羅西書一章28-29節)

     按保羅在歌羅西書中的理解,牧羊人是要將小羊完全地(completely)引領到神面前,用盡上帝所賜予的智慧勸戒、教導小羊遠離罪,並盡心竭力地將他們帶到神面前,成為一生追求主的信徒。

     德國神學家潘霍華所理解的牧養是「幫助人遇見上帝,不是透過任何心理學的方法,或者過去累積的經驗來為他們提供建議,而是幫助人清除阻隔人與上帝之間的攔阻(罪),讓人在律法中認識罪,也在律法中經歷神的恩典,否則「恩典」會變成逃避問題、遠離上帝的毒藥。」取自文章〈牧養能不冒險嗎?〉

     故真實的牧養,乃是牧者主動地及恆常地以聖經的話語「介入」信徒的生命,以愛而生的「當面責備」(箴廿七5),在愛心說誠實話的基礎下建立彼此的關係(弗四15-16)——亦師亦友而不是「客客氣氣、互不干涉」的保持距離。以致牧養是建立在神的話語上並真誠地彼此互相塑造。故教導真理是為之首要,我們就不單只從「群體的教導」(崇拜講道、主日學或聖經講座等)著墨,更要從「個別的教導」著手,像尋找一隻迷失的羊(太十八13)。在現今世代,真實的牧養是要兩者兼備,而「個別教導」更是要多下牧養的工夫。

2016年4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又一次,上帝應允禱告,雖然已等了差不多3年。剛來以浸服侍時,有一次我與一位姊妹閒談,並發現大家對「九型人格」有點認識,且認為這工具能幫助弟兄姊妹可彼此多一點了解,從而免卻了因「性格特質」有異而帶來的誤會和磨擦。所以,我們都決定禱告後嘗試於培育部中建議開辦這課程。結果,當時不是合適時候,所以上帝沒有允准。  

      在去年10月,職青一個團契在計劃來年方向和周會時,職員想到「認識自己認識別人,達致彼此相愛」。大家構思過程便想起「九型人格」,於是我便建議邀請當日那位姊妹來培訓團友。結果,我和姊妹又想起3年前的禱告,大家再次向上帝尋求心意。感謝神,是次「九型人格」不單只在一個團契作培訓,更變成了聯合團契的周會,當中有以利沙、以巴弗提、以馬忤斯,其後更邀請了以斯帖和BB團契。

      認識自己是每個人心底的渴求,要知道並了解這個「我」,我們才有方向去活出上帝給我們的生命。但大前題是,人既是上帝所創造,我們帶著祂的形象和那口氣,我們在認識自己之先,需先認識這位創造主。「九型人格」只是讓我們更明白,一切的「自我認識」都是指向上帝,亦讓我們見證著祂創造奇妙。在座幾十位弟兄姊妹雖然有些是相同型號,但大家仍各有獨特之處。在這短短的4次聚會中,我們不但對自己了解多了,大家對身邊的團友,特別是已經認識多年的,一下子變得更熟絡,更明白對方。   

     有些在過往被視為「令我不舒服」,甚至「衝著我來」的行為表現,經過這次的學習,大家明白原來這只是對方的特質,不是他刻意冒犯和挑釁;彼此的接納程度提高了,亦可減少日後的誤會。

2016年3月 牧人語

主題:救牛記﹗ 執筆:葉遠昌傳道 

     夜幕低垂,一位從田裡忙完一天工作的農者,趕在回家路上,聽到河谷下一位老者喊叫︰「有人嗎?救牛啊﹗」

     農者本著好心,想下去幫忙,行近河邊,探頭一望,看到老者朝急如焚,手中拿著牽住牛鼻子的繩用力猛拉,想將牛從河中拉上岸,原本他的牛掉進河裡去。農者想起家傳古訓「助人為快樂之本」,即使知道幫這一把,代價必然是遲了回家,他仍然急步下去救牛。

     那知行前幾步,看多了,牛大哥下半身浸在河水之餘,牠尾後還有拖著一輛牛車,載滿了木頭,牛車已翻側,木頭已倒下,有些跌在河邊石上,有些掉在河中。農者猶疑心生,情況比想像中嚴重和複雜了,心中盤算…如果出手幫忙,豈非要弄上一整夜﹗看看自己,肚子是空的,那裡有力氣來幫此大忙;想想家人,正在等自己回來吃飯,遲了豈不惹他們擔心疑慮,多等捱餓;再諗,明天有的工作還多,今晚不好好休息,明天如何得完成…

     農者最後決定,還是留給其他人來幫忙好了﹗心想,好心的人不會只得自己一人,自己正趕著回家,不是最佳人選,若是幫了一半又離開,倒不如不幫為妙,這樣做只會給了老者一個希望,然後這個希望又變成了他的失望。想到這裡,農者不發一聲,便轉身離開去了。

2016年2月 牧人語

主題: 道理  執筆:吳偉良傳道

     教導人道理的時候,教導者往往理直氣壯地指出別人的錯處,而被教導者卻有「如果就是」的感覺,俗套的說:「鬼唔知道你阿媽是女人!」如果你不聽話就會被罵或被罰,這是因果的關係。人聽了這樣的教導只會短暫的紥心,縱然知道不對甚至是錯,也不會有紥心的悔疚和反省,因為事情不切身,故不會時刻的警惕。唯藉著分享我們親身生活掙扎的過程去作教導才容易令人產生共鳴,因為這是直接與我們有切身緊密的關係,我們才不至於停留在耳朵的階段進不了入心,一個聆聽入心的進程不是因為知道結果,而是願意改變接受教導。

     正如你們要饒恕人,愛你的仇敵,這是主耶穌在聖經的教導,有讀聖經的信徒,相信個個都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在實踐時卻做不到,甚是艱難。我們往往在面對仇敵時忽略了憎恨和發怒的情緒,我們先要面對自己內心深處真正的感受,要讓自己坦誠地面對自己的情緒,認同當中的發洩和醜惡是我們自己人性的黑暗面,我們才能接納和認同自己的錯,未經過這艱苦的過程是無法進到改變的結果,有時候我們甚至會反反覆覆在這掙扎裡,正因饒恕的功課是艱辛的歷練,在這歷練中才能學會成長,雖然知道是主耶穌要我們學習的,但並不是一定能成長。

     故知而行是艱難,知而不行卻是容易得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