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1月份的「牧人語」我提及過我對何謂「社區服侍」有點疑惑,當我面對一班連「耶穌」這名字都從未聽過的媽咪,我與她們分享有關耶穌的事,如同說「外星話」一樣;那麼,若我介紹不了耶穌,教會所提供的「服侍」又與一般社區中心的「社區服務」有什麼分別?對於「信耶穌的果效」與教會所「投放的資源」是否需要成正比,心中確有不少掙扎。轉眼已3個月,我觀察到一些「不起眼」的變化,令我對社區服侍有些亮光。

  在「家長鬆一zone」(下稱「鬆一zone」)活動前,我們會唱詩及/或分享一則與信仰有關的故事,然後禱告開始。自從去年聖誕節我講了「聖誕信息」,而媽咪們迷惘的眼神讓我知道我在說「外星話」後,為免讓她們再遊走於「外星話」中,今年起我講的故事大多比較生活化、勵志、人生道理之類。有一次我邀請一位協助「鬆一zone」的姊妹分享詩歌,當她分享為何選這首詩歌時,她流暢而自然地談及自小已信耶穌,並問在座的媽咪:「我們心中都有一個神,不是嗎?我們常為家人求神問卜,希望家人健康平安。所以,我們心中是需要神的。而我清楚自己所信的是真的,你們知道自己所信的是真神嗎?」當我不安地以為媽咪們會感到反感,出乎意料,她們被姊妹一問,反而更專注去聽。她們的表情告訴我,她們在思想著自己所信的是什麼,姊妹的分享在她們心中起了微妙的變化。

  接近農曆新年的時候,不少幼兒學校為減低流感在校擴散而提早2星期放假。雖然「鬆一zone」的媽咪是全職家庭主婦,但一下子要10多天,24小時照顧小朋友確實令她們很頭痛。而「鬆一zone」竟成了她們的綠洲,因為我們幾位服侍「鬆一zone」的姊妹會輪流照顧小朋友,與他們玩玩具,看「多啦A夢」……有媽咪感謝我們的服侍,每周這2個小時「鬆一zone」真的讓她「鬆一鬆」。

  微妙變化亦陸續出現,在這陣子每每在街上或在培殷碰到「鬆一zone」的媽咪時,大家不再停留於“hi-bye”,而是會停下來閒聊一會。有媽咪會主動弄點小吃於「鬆一zone」時段一起享用。又有媽咪願意分享較深入的家庭關係和難處,帶動其他媽咪都說出心中的鬱悶。連恆常「出席」的1歲小朋友,因有姊妹願意每次都照顧她、逗她玩耍,他與姊妹建立了信任,能在她懷中安睡。最近一次活動時,大家已坐好並閒聊著,其中一位媽咪問:「蕭姑娘,你仲唔祈禱?」當我還在愕然為何她會這樣問,她便補充:「你每次活動前都祈禱嘛。」其他媽咪也隨即停止傾談,預備祈禱。

2019年3月 牧人語

執筆:葉遠昌主任​  主題:使人和睦的智慧​

古老的阿拉伯世界流傳一個充滿智慧的故事:

  有一位老人家,死後留下了十七隻駱駝及一份遺囑給他的三個兒子。依照遺囑的劃分,老大可以得到一半數量的駱駝,老二則是三分之一,老三則是九分之一。

  這下子問題來了,十七隻駱駝是不能整除於二、三或是九,勢必要將兩隻駱駝宰了分開才可以。但是死的駱駝又不值錢,三兄弟為了這個問題大傷腦筋,甚至鬧得兄弟反目,最後沒有辦法,只好請族長來裁斷。

  族長了解情况後,笑眯眯地表示,為了要讓兄弟們和睦相處,决定另送他們一隻駱駝,以凑成十八隻。這樣子,老大就得了九隻駱駝,老二、老三則分別拿到六隻和兩隻。有趣的是,三兄弟的駱駝加起來還是十七隻,多了的那一隻,兄弟商量後,為了答謝族長幫忙,決定完璧歸趙送回給他。

  不少數學參考書或腦筋急轉彎之類的書籍,都收錄了這則故事。實際上,它不僅僅是個數學題目,也不只是趣味IQ題,其中還告訴我們解决問題的智慧。其中包括送禮物的微妙作用,箴言也有所言「人的禮物,為他開路……」箴18:16,「暗中送的禮物,挽回怒氣……」箴21:14。

  人際關係是複雜的,年紀越大越明,是難題也是挑戰,當彼此之間產生難解的矛盾,雙方不容易自行解決,往往需要第三者介入,第三者用什麼去調解,真的考人!

用理性嗎?理性分析事由,雙方陳述理據,給予中肯意見……就這樣嗎?解決的機會甚微,更不用說有些時候「幫倒忙」,因為各執一詞的僵局,往往是過份理性!

苦口婆心嗎?做和事佬,好言相勸,總之家和萬事興,有什麼都粉筆字抹了。但誰不知,粉筆的時代已過去,彼此缺乏真誠對話,問題和心結永遠無法解開,壓力煲爆炸往往是這種方式的結果。

2019年2月 牧人語

執筆:陳柏頷傳道​  主題:能使「不好」變為「好」的神 

  近日發現,很多店舖都參與走塑運動,而且新聞亦不時報導塑膠污染問題日益嚴峻。當然,除了塑膠污染,世界各地還有各式各樣的環境污染問題。這一切都是源於人類的自高自大,過份消耗地球資源而引致。人類文明的發展,讓這個原本美麗和整潔的世界,由「好」變為「不好」。

  然而,這個世界原先真的是「好」的嗎?創世記1 : 1-2節記載:「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聖經的頭兩節經文很清楚指出,世界被創造之先,這個世界是黑暗的,另外,地是空虛混沌,而且是「水汪汪」、充滿著水的。起初,世界是混亂的,是「不好」的。不過,世界起初為何會變「好」了?那是因為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神的靈臨到混亂當中,主動去處理世界的「不好」,而神藉著創造,令世界的問題都被解決了。

  第一日,神創造了光,解決了黑暗的問題。第二日,神創造了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解決了「水汪汪」的問題。第三日,神創造了地、海、植物,解決地是空虛混沌的問題,另外,植物都是各從其類的,地不再是亂七八糟。只是三日的創造,世界已經不再混亂,變得十分整齊。神使「不好」變為「好」。

  究竟,神用甚麼方法使「不好」變為「好」?神用「說」的方法。神的話語滿有能力。一個再厲害的魔術師都不能從無變有,正所謂,無氈無扇神仙難變。不過,神只用說話,就能從無變有,解決混亂的境況。

  神是滿有能力的神,幾日裡面便解決了世界混亂的問題。然而,人也不弱。我們只需多看幾章聖經就可見到,世界因人的罪而變回混亂。直到今天,仍可見人的罪性,令世界愈來愈亂。更重要的是,除了世界是混亂的,人的生命,也是混亂的。

  2019年剛剛過了一個月,不知道大家在年頭所訂立的目標進展如何呢?大家有沒有一些生命問題想於今年內處理?從聖經中可見,世界如此混亂,神都會有方法去處理和解決。直到今日,神仍然會更新和處理我們的生命。不過,人類偏偏不喜歡被「修理」,因人有其自尊,又或者,心底裡有或多或少的驕傲。然而,聖經今日告訴我們,人只是神的被造物,而神是那位滿有慈愛、能使「不好」變為「好」的神。但我們又會否謙卑自己,讓神在我們的生命中動工,更新我們的生命?今天,你我願意讓神的靈行在我們的生命中,去處理我們的罪性和混亂嗎?

 

2019年1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自去年10月份起,逢禮拜二早上為培殷年輕的(全職)媽咪開設了一個名為「家長鬆一zone」(下稱「鬆一zone」)的活動,以一些切合她們需要的課堂吸引她們前來教會。一方面為這班媽咪打打氣,讓她們有「平台」可以「學下野」、「傾下偈」;當然,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希望有機會與她們建立關係,讓她們認識福音。

  每次上課前都會先講一個小故事,當中會軟性地介紹天父、耶穌,然後唱一首詩歌。媽咪們的反應十分好,都很專心地聽。這讓我有信心,每次加多一點信仰元素,去試試水溫。

  就在12月最後一次的課堂,既然聖誕臨近,不是最好的機會「講耶穌」,告訴她們聖誕節的真正意義嗎?當我開始講關於耶穌降生對我們的意義時,她們本來專注的眼神開始變得迷惘、空白,只是看著你,但沒有聽進我所講的。後來更有媽咪表達,我所講的每一個中文字,她都認識,但當這些「字」變成句子,她就一點也不明白,彷彿我在說「外星話」一樣。

  從她們的反應和回應,我便再一次思想「社區服侍」。社區服侍為的是什麼?是要別人認識福音、信耶穌?抑或只為群體的需要而給予一些服務?社區服侍是否可以不求「回報」?不理會人數多少都提供服務?被服侍的對象最終不信耶穌也沒關係?若求「回報」,又是否很「功利」?我們有沒有這個「胸襟」讓未信的朋友隨時來,隨時走?若沒有,我們與其他「服務性」行業有什麼分別?

2018年12月 牧人語

執筆:葉遠昌主任​  主題:努力承傳︰祈禱會、團契、傳福音 

信仰群體除了是一群人,在某些時間走在一起,舉行某些形式的聚會,要緊的是他們共同擁有的信念,對所追隨的信仰清楚和踐行。看信仰群體的健康,也不是單在於人數(人數增長不一定代表健康,人數不增長是要小心,反映存在某些問題,需要解決),而是她夠不夠精神,也就是她的內涵,某些內涵消失、變質或形式化,都會令她失去其應有意義、本質和價值。

  基督信仰群體的內涵必然是靈性,所有聚會的目標也是朝向靈性的建立,這不單是耳聽、頭腦的認知、理性的研學,不可少的是安靜、默想、想念神、踐行、生命交流、接觸、關懷、相交、付出、犧牲、接納。凡總總,都是時間和生命的結晶,因為靈性沒有捷徑,是時間的階梯;靈性沒有不涉及他者,靈性不可能在孤獨自我中完滿,是打開生命的窗。這對今天的我們,生活在忙碌、多元、個人化的都市,是極大的挑戰,君不見好幾樣信仰群體賴以為生的內涵,均每況愈下嗎?

  「祈禱會」最是靈性直接的指標,需要的是擺上時間和一顆禱告的心,必然在經濟效益對手之下,成為輸家。幾多形式和幾多呼籲試過之後,出席人數難逃一跌二跌,或會再跌﹗聽到外間不少教會祈禱會已經失守,因為今天,付得起每週一晚、每月一晚、或每季一晚回來教會,不求什麼,只求專心禱告,享受和那清心禱告者一齊,為教會、為肢體禱告的人不多了,使得祈禱會最需要的祈禱的就是祈禱會他自己﹗不是屬靈一大諷刺嗎?

  「團契」曾幾何時是最吸引人來教會的,比崇拜更吸引,尤其是年青人,喜愛來團契多過來崇拜,因為團契相交生活是開心、真誠、有愛,充滿生命的交流、激發人心靈成長。回憶團契的日子,盡是甜美,感覺在那裏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今天這個憧憬出現幻滅,人心想的是放鬆、減壓、手機網絡,愛人關心人已變得是一種難以背負的重,生命無必要熱情,人際保持距離才是相交之道。不敢想像沒有憑愛心說誠實話,打開心窗說亮話的交情,那裡來靈裡相交合一,在靈程路上彼此互勉,所以久違了同心立志竭誠為主,至死忠心豪情壯語的聲音,因為當靈性滑落時,團契…團不成契﹗

  「傳福音」更是集時間和生命於一身的靈性,無論是個人友誼佈道,或邀請參加佈道會,都要付出時間和關心生命,還未計佈道後的栽培,少一點靈性就難以支撐主吩咐的大使命。福音本是神的大能,傳福音是與主同工,參與屬靈爭戰,在魔鬼手中搶救靈魂。今天,若要福音的旗幟四海飄揚,惟求靈風現在,吹的是吹醒眾人的心。

2018年11月 牧人語

執筆:陳柏頷傳道  主題:神必伸手拉住

基督徒,即是跟隨耶穌基督的人。那麼,跟隨主的腳步是一件容易的事嗎?在我的經歷來說,這是一個極為艱難的事,是需要用一生去學習的功課。

  在我蒙召的時候,我很清楚神要我去讀神學。然而,我的反應卻不是歡喜快樂,而是擔驚受怕。因為眼見自己的能力不足,我又何德何能去踏上委身事奉的道路呢?那時,我預視到自己將來必屢遇挫折,所以縱然心裡滿有感動,但我不打算跟隨主的呼召。不過,神用一段經文鼓勵了我去跟隨祂,那就是《太14:22-36》有關耶穌於水面上行走的記載。

  耶穌在海上行走,是神蹟。門徒能看到神蹟,反應應該是極奇興奮,不過經文卻描述他們驚慌了。為甚麼?原因是他們對耶穌的認識不夠,認不出耶穌來,所以誤會了眼前所見的是鬼怪。「神蹟」,不只是指神行使異能。「神蹟」,是指神動工的痕跡,泛指神所有的作為。因此,神呼召我們跟隨祂,也是一種神蹟,這是神在我們生命中動工的痕跡。神呼召我跟隨祂、事奉祂,是我生命中所遇到的神蹟,而我的反應卻和門徒一樣,都是驚慌。原來我之所以害怕,是因我認不出神是神,對神的認識不夠。不過,神會親自向我們說明祂是誰,並會叫我們不要怕。當彼得認得眼前的是主,他便說出:「主啊,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裏去。」當我們能認出呼召我們的神,我們就能跟隨神。

  除了對神的認識不夠會讓我們害怕跟隨神之外,經文亦顯示了另一個原因:我們害怕像彼得般跌落水、我們害怕失敗。沒有人喜歡失敗,在跟隨神這方面也一樣。我們希望在保證不會犯錯的情況下才願意跟隨神。所以,我們甚少貿貿然踏出信心的一步。在福音書中的彼得經常做醜事、經常失敗,以致我們都會輕看他。就像這件事上,彼得因為小信而沉下水。不過,聖經告訴我們,我們本來就是罪人,不能靠自己擺脫罪對我們的影響。所以,其實我們必定會犯錯和有軟弱的時候,就好像彼得因為小信、因風很強而害怕起來,沉下去。不過,十二門徒中,只有彼得一人願意嘗試踏出第一步,他沒有因為害怕失敗而沒有走向耶穌。

  跟隨神的過程中,沉下去,是必然會發生的事。因此,關鍵不是我們可以如何避免沉下去,而是當我們沉下去的時候我們可以如何面對。經文教導我們,只要當我們沉下去的時候,仍能像彼得一樣懂得喊:「主啊,救我!」神必定會伸手拉住我們。當我們軟弱、小信的時候,立刻呼求神,神必定會救我們。關鍵在於我們要對「沉」有所警惕,不要讓自己愈沉愈深,要懂得呼求神、依靠神。

2018年10月 牧人語

執筆:葉遠昌主任​  主題:一個不喜歡刷牙的男人

近來看牙刷電視廣告,真是嘆為觀止,平平無奇的牙刷 — 一支棍仔、一撮毛,設計竟如此多花款。

  童年時,牙刷柄是平條直棍,到上班一族時,演變成彷牙醫用具的曲柄,令刷牙時更就手方便。而隨後有更精彩的發明,就是彈性曲柄,令彷如蕃茄的牙肉可避免刷損的危機;手柄設計加上人體力學,手感和下上刷動,輕鬆自如得多了。而刷頭的形狀,就由長改至短,由圓進展成A字頭,更能深入大牙難刷部位。至於刷毛,更是層出不窮,硬度分為高中弱三級,毛頭可造成尖的,有些是隨著使用多久而變色,刷毛高度由水平式改進為V形(又叫波浪形),近期的3D立體形,更強調全面接觸牙齒表面及牙縫,簡直新穎絕倫。我險些以為只要我用這類牙刷,就自然會有如廣告中的那些人一樣,會有一副又潔白又整齊的牙齒呢!

  說來奇怪又醜怪,我曾用過不少新式牙刷,但一點也沒有增多我喜歡刷牙的心,我自問是一個不喜歡刷牙的男人(每天刷一次也嫌多),我也從未試過如廣告中的人,刷完牙之後會露出燦爛自豪的笑容。而實際上,我現在所用的牙刷,已算是先進的,是一支集「彈性曲柄、A字頭、V形刷毛」於一身有牌子的牙刷,但仍無助改善我這副又黃、又疏落的牙,蛀了的仍然是蛀了,有牙石的照舊有牙石,箇中使我明白︰「要有一副美麗的牙齒,需要努力的遠比擁有不斷推陳出新的牙刷更為重要。」

  在生活上,我見很多牙齒美麗的人,用的只是平凡不過的直棍牙刷,另一方面,我也未曾聽過有人向我說,因為用了新款牙刷,牙齒起了「脫胎換骨」的變化,這使我更認定一個道理︰「實際去刷牙,強如有新款牙刷而不刷!」

  從這個道理看,崇拜也很類似。回看崇拜,本來是理所當然、平常不過的事,講求心靈和誠實,但近年來,聽到不少教會,都花盡心機,給崇拜更新!

  做的是—禮堂佈置講求要有主題和風格,有嶄新的講台設計,最好配合主題顏色或燈光效果,座位舒適、冷氣涼快、立體聲效已經是必然,傳收奉獻袋方式、控制講道時間、報告簡潔,要使人感受崇拜過程流暢、一氣呵成!還有,會前悠揚音樂、會中指揮領唱、全場音控精準配合及會後殿樂都足以叫人心神合一!再者,會後又有茶點供應、年青人Hea 區、嬰兒照顧,使人彷如置身家中相聚暢談,賓至如歸!

2018年9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近來從書櫃「發現」這本盧雲的《活出有『愛』的生命》,我是在2001年買下,直至10多年後的今日「再發現」這書,我相信這並非出於偶然。書中有些盧雲神父的洞見,我很想與你們分享,盼能成為你們此時此刻的「亮光」。

      我們的破碎在某些方面顯出我們是誰。我們的痛苦不只是我們生命中一些令人厭煩的干擾;相反地,它們所觸及的是我們的獨特和最親密的自我。

      我們要有勇氣接納我們自己的破碎,使我們最恐懼的敵人成為朋友,承認它是個親密的伙伴。

      『我從來沒發現破碎的玻璃可以如此閃亮耀眼。』…我們蒙揀選、蒙祝福,也經破碎,為了可以給予。

      「破碎」對我們每一個仍然活著的人是不能倖免,只是程度上不同。但在鼓吹著「強效止痛」、「長效止痛」、「快速止痛」、甚至「無痛」的世代,與盧雲神父所講的便是背道而馳。

      我今年多接觸了家長(可以是父母、(外)祖父母等),每每聽完他們的「故事」後,一方面對他們充滿敬意,但另一方面我卻很想逃避,不想再聽下去;他們所講的全是「又大又難擔的擔子」,自問根本無能為力去分擔、去解決。漸漸地,我開始發現自己對他們的傷痛有點「無動於衷」,連祈禱也變得乏力或「例行工事」。然而,就在某一日,聖靈引領我走到書櫃前,手仍是沒方向地搜尋「有感動」的書,結果就是這本盧雲神父的書。

2018年8月 牧人語

執筆:葉遠昌主任​  主題:青少年工作者…靠你啦!

 

  當教會熱起來談及青少年事工、中學生團契、基督少年軍中級組等,要迎頭趕上,除了積極邀請導師和助手、增加事奉人手、訓練、各方面整合、設計多元有趣創意的週會,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呢?真的能建立青少年人的是什麼,或問,我們想建立青少年成為怎麼樣的一個人(門徒)呢?

  翻開曾經讀過的書《教會不在場》,其中內容︰

  「…要思考今日教會的青少年事工究竟對聖經教導有多重視呢?青少年的世界觀尚未完全成形,可塑性甚高,但我們拿甚麼去塑造他們呢?…沒有聖經教導的青少年事工,算不上教會的青少年事工。我們必須讓青少年學習怎樣從聖經去了解世界和自己,要不然,這個世界就會教導他們按世界的方式去認識世界和自己。」(頁182)

  「我們無須把青少年分為尋道者與已信者,我們無須設計兩種不同目的的活動…一個崇拜就已經足夠,只要在崇拜中它忠實地講述福音故事,而非城中名人的成功故事…對青少年人,我們無須投其所好;我們所要做的,只是忠誠地傳講上帝的故事,又活出我們在上帝面前的故事。教會、信仰群體的使命和實踐,就是如此。」(頁188)

2018年7月 牧人語

執筆:蕭少霞姑娘

  4月的牧人語所分享的,是參加三福的兄姊剛剛開始上課,學習福音大綱、明白三福的理念 … 轉眼間,已到7月,他們的學習到尾聲,由開頭見到大綱「面都青」到現在已經「滾瓜爛熟」,甚至「駕輕就熟」,講福音,無難度!

  而每次在群組中收到出隊的消息,而出隊後對象的回應 — 決志、釐清信仰、重新肯定得救確據、即或未決志但聽了一次整全福音,這些大大小小的消息,都鼓舞著群組中的每一位。我們13位兄姊,連同正副隊長和禱伴,數十人一起為福音「動」起來。而我們之所以能在「前線打(屬靈的)仗」是因為背後有你們,有很多兄姊為我們禱告。是的,屬靈爭戰上若不是整個信仰群體,一起守望、支持,這不單是打一場硬仗;更是打一場爛仗。

  我已有好幾年沒有作三福隊長了,過往的信仰群體都是一至兩隊三福隊,但是次卻有7隊隊伍;過往的經歷是較難物色到福音對象,但是次亦由最初好似沒有什麼「頭緒」,到現在我們知道在外展事工的群體中(長天、家長小聚、基督少年軍)及兄姊的親友中,仍有不少未信主的朋友,可見上帝大大恩待我們以浸。

  上帝供應充沛,莊稼已熟,讓我們好好把握這機會出去收割。與此同時,我們也要預備好,當對象決志信主,我們好好接待他們,例如:我們成為他們的栽培員,陪伴他們成長;又或是於崇拜中多坐在他們身旁。「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8:28)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