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 牧人語

執筆:葉遠昌牧師  主題:有權而不用者為之權也 

  聽過網上KOL說一個包青天的故事,皇帝賜他一把尚方寶劍,有權定任何人的死罪,殺任何人,包括皇上。但皇上向包清天說︰「媽媽自少教導我,真正體現權是你豁免人死罪的時候,當你有權去殺人而不殺,這才體現到你真正有權。人有權而不用,才為之有權者。」皇上還向包拯笑說自己小時候,也犯錯,媽媽也沒有罰他。若你是包拯,收過了皇上所賜的尚方寶劍,你會如何使用呢?

  保羅不是包清天,但他也深明此道……這可以說是一個運用「自由」和「權力」的討論。

  讀過哥林多前書的人,總會留意幾句「凡事……」的經文,甚至愛上他們,例如「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那一件,我總不受他的轄制。」(林前6:12)這一節,已深深表達保羅為人處事的考慮,也是思考基督信仰倫理不可或缺的範疇︰可做或不做、應否做、為何而做、做的為何等。

  單論自由,信徒常用的例子是「吸煙」,愛吸煙的人是不自由的,因為他只有吸煙的自由,而沒有不吸煙的自由。但引這例子的人,一般是不吸煙者,而吸煙是負評,所以言談之間不吸煙者自我感覺良好,因為他們擁有AA評級;有自由及正評,相反吸煙者處於劣勢的FF評級;不自由及負評。所以不吸煙的人很少運用他可吸煙的自由去吸煙,因為是降級,而吸煙者偶有可以成功戒煙(但相信不會是為升級而去戒煙),不過戒了煙的人,身邊的人總給他好評和稱讚,得到心理上的獎賞!

  但「權力」給人的慾望及得益,又豈是吸煙提神、解悶、取靈感可比較的呢?

  當談論權力的時候,困難是難以判斷權力是正評或負評!這或許為什麼我們不懂在查經、講道或倫理之中,給權力深入的談論和言說。不過關鍵問題倒不是去判斷權力是正評或負評,而是人有多願意放棄自己所擁有的權力,而去獲取「不使用權力的自由」,那怕權力至終被判斷為負評,因為擁有權力是那麼使人感到快感、成功、高高在上、操控一切、為我獨尊。那有人再去想有權而不用的自由,有何價值!結果有權者自甘被困、被轄制於權力之下。

  保羅所說的「凡事……」當然也包括使用權力,而他也不是空談,林前4:20-21「因為 神的國不在乎言語,乃在乎權能。你們願意怎麼樣呢?是願意我帶著刑杖到你們那裏去呢?還是要我存慈愛溫柔的心呢?」保羅是使徒,他擁有的不是尚方寶劍,而是從神而來的權柄,可作刑杖,判斷、督責哥林多人自高自大的錯誤,他絕對可以當面嚴厲指責他們,但保羅所求於己的是忠心的管家,林前4:1「人應當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 神奧祕事的管家。所求於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神家之中,可有刑罰,也可存慈愛溫柔的心。可見保羅的確體現到真正有權──人有權而不用,才為之有權者。他擁有AA評級;有自由及權力,沒有被權力轄制,反倒有自由去做有益處的事。

  之所以保羅能有這自由,全因他曾犯過錯,彷如皇上向包青天說,他小時候也曾犯過錯一樣,保羅說「……在罪人之中我是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他一切的忍耐……」提前1:15-16。可見尚方寶劍落在一個曾犯錯而獲憐憫寬恕的人,它便變得「不外乎人情」,帶著慈愛溫柔;若落在那個自覺從不會犯錯的,它便是「殺無赦」的武力。再問,若你是包拯,收過了皇上所賜的尚方寶劍,你會如何使用呢?